翡翠之江

更新时间:2021-01-03

气象半阴半晴,浮云微光,变幻莫测。正阳绿有了,墨绿来了,蓝绿深浅不一,菠菜绿有浓有淡,而永不变的是江水的玻璃底,那么透明,那么坐怀不乱……平生也见过多少条江河,比方漓江的翠青,黑龙江的墨透,松花江的秋叶熔金,雅鲁藏布江的天水同蓝,而美如翡翠的江水,仍是第一次看到。向导告知我,这是因为渝东南腹地自然好生态,江水中氧离子镁离子比例高。

从呼伦贝尔飞1300公里到北京,再向西南飞1900余公里,超出难于上青天的蜀道,达到重庆黔江。透过舷窗看见机翼之下山峰蜂拥,碧水围绕,森林匝密,峡谷幽邃,最后,人好像下降在一个步步惊心的盆景里,不禁低吟起李白的诗句:“连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绝壁。飞湍瀑流争喧豗,砯崖转石万壑雷。”我是呼伦贝尔人,在我的词典里,常用词是“一碧千里”“无边无际”,出行的路老是层峦叠嶂,黔江的景致让我连呼大饱眼福。而乘车进城的时候又有番不同,路在峡谷侧畔,城在鸟瞰深壑,阿蓬江时隐时现,山水止境,往往柳暗花明,虽秋雨绵绵,隔窗便见万物葳蕤。

作者:艾平

重庆黔江,膀大腰圆而又珠围翠绕,堪称笼万千景象于怀中。由于有条阿蓬江横贯而过,这里处处是传奇,这份安全秘籍,你看出实锤了吗,遍地是巧夺天工。

从神龟峡渡口上船,我抬头的那瞬,心就醉了。阿蓬江的水如斯醒目,自此,我心里挥之不去的便是四个字:翡翠之江。船舷下的江水,怎么那么绿呢?映日时是残暴的绿,涌动时是莹莹的绿,安静时是温润的绿,眺望时她的绿又是那么浩大,更有船头轻巧的浪花,像簇簇透明的绿叶子在舞蹈。什么能够与阿蓬江水媲美?唯有竹苞松茂的翡翠。阿蓬江发祥于利川山区,由东北向西南逆行290公里,以海纳百川的气概,融汇了途中的无数大河小溪,转道流入乌江,旋即进入长江,香港苹果日报首页,奔向大海。